果咩日语怎么写(果咩 日语)-视角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最新

果咩日语怎么写(果咩 日语)

投稿 投稿 2022年11月19日 15:33:53 【最新】 408人已围观

摘要更多美味同人点击上方↑↑↑“半次元”关注我们~次元娘从神转折段子大赛中精选了几个魔性Max的段子,大家来感受下这些让人笑cry的脑洞吧,药不能停hhh1.《厉害了我的花爷》by风途石头我刚接管吴家的时候,下面盘口极乱,身边也没有可信可用的人,于是给小花发短信求助:“我需要两个眼线。”他妈的三天之后收到快递我的内心极度崩溃,他还他娘的附赠了一支眉笔。

更多美味同人点击上方↑↑↑“半次元”关注我们~

次元娘从

转折段子大赛

中精选了几个魔性Max的段子,

大家来感受下这些让人笑cry的脑洞吧,药不能停hhh

1.

《厉害了我的花爷》by 风途石头

我刚接管吴家的时候,下面盘口极乱,身边也没有可信可用的人,于是给小花发短信求助:“我需要两个眼线。”他妈的三天之后收到快递我的内心极度崩溃,他还他娘的附赠了一支眉笔。

2.

《突突多了对身体不好》by 兔子君project

阿妈为了打鬼王,开始训练第二只萤草。

小萤草等级太低,阿妈怕她被欺负,叫上正在显摆新衣服的崽儿陪她一起去。

新来的小草胆子太小,被打了就赶紧奶一口,奶量还太低。尽管狐狸说没事的我保护你,小草由于紧张还是总失误抢火。

打完回寮的路上,小草不断的给脸狐道歉,狐狸一直不吭声。

快到家的时候,狐狸突然转过来面对着小草说:

「我突突突突二十下,把对面的小草突没了,叫草没(草莓),我突突突突突突突突五十下,把对面的大狗突没了,叫什么?」

小草被问懵了,试探性的说了一句:「....狗没?(果咩,日语抱歉的发音)」

「接受你的道歉了。」脸狐温柔一笑,宠溺的揉揉小草的头发。

他们光顾着说话,完全没看见刚从寮里出来的大天狗。

3.

《卖火柴的小萤草》by 扶他柠檬茶

从前有只卖火柴的萤草。

晴明路过,萤草:大人,买盒火柴吧。

晴明:不,我有座敷童子了。

神乐路过,萤草:姑娘,我看你没座敷,买盒火柴吧。

神乐:我有青行灯。

萤草看到博雅路过:先生,你要火柴吗?

博雅:我座敷和青行灯都有。

萤草干翻了座敷和青行灯:现在你要火柴吗?

萤草卖完了所有的火柴回家了。

4.

《炸弹与考场》by 皖茶

“近日H市某所高校被犯罪团伙控制,目前师生全已安全逃离。该团伙成员已被逮捕……”电视机中女主持表情严肃,镜头扫过被铐住的犯罪嫌疑人。

吴三省看着电视不由啧啧两声:“如今这世道啊,诶老二你当教师的可注意点”

坐在餐桌前翻看报纸的吴二白抬眼看了他一眼:“说过不准这样叫”

吴三省晃晃腿,斜倚在沙发扶手上没个正形。嘴角挂着一抹坏笑:“不准叫什么?老二?诶老二是不是老二”

吴二白板着脸站起身。吴三省顿觉不妙嚎着:“二哥我错了我错了!别解皮带!今天你要监考的!”

闻言吴二白看了看表。确实没时间教训他了。

再次逃过一劫的吴三省跟着送出门,倚在门口目送着吴二白上了车,笑眯眯地招手:“老二拜拜”

吴二白驾驶着的车停住,倒车。

“诶诶二哥我错了!往前开别回头!”

经过一番波折,吴二白终于压着点赶到办公室。匆忙的拿着考卷走去考场。在路上看了下名单,发现自家侄子吴邪和他那个小团伙都在。

很好,叔叔欠的债就让侄子还吧。吴二白面无表情想着。

嘈杂的考场在吴二白到达后瞬间安静。吴邪在看到是自家二叔监考后,表情惨不忍睹。

“小哥,是二叔怎么办?”吴邪戳戳前面的张起灵,小声说着。

“没事”张起灵淡然的态度平复了吴邪的不安,于是接着和自家发小解雨臣做着鬼脸。

等到吴二白转了一圈考场然后坐在讲台上后,张起灵淡定又迅速地将吴邪只写了名字的卷子抽走开始写。

“小三爷小三爷”听到有人喊自己,吴邪看过去,是黑眼镜。再一看他手中握着的东西吴邪瞪大了眼睛。

吴二白坐在讲台上翻着杂志,却一直听着考场的动静。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吴二白满意地放下杂志准备抓人。就在这时听到有人虽然刻意压着声音却因急躁不由放大的一句

“炸弹藏起来!”

炸弹?!吴二白一惊,想起早上的新闻手心有些冒冷汗。这是恐怖分子占领学校了?不对,外面一点迹象也没。所以这是犯罪分子刚潜入学校就被他发现了?

冷静冷静,这时候先要撤离学生。吴二白强迫自己静下心,思考怎么做才能安全让学生撤离又不打草惊蛇惊动犯罪分子。

“炸炸!炸死他!”声音大了起来,专心写卷的学生也抬起头左右环视。吴二白心中一紧。不好学生开始察觉了,还有炸死谁?

额头一层薄薄的冷汗,吴二白只觉得手心发冷。或许是恐惧到极致反倒冷静,吴二白专心分辨声音的方向。

随着一声兴奋的“王炸!”,吴二白面无表情地看着躲在教室后面的几人。

吴邪手里还握着几张牌,尴尬的望着自家二叔:“二二二叔”

吴二白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桌上的牌:“谁带的”

吴邪解雨臣王胖子都不用商量十分默契的指向黑眼镜:“他带的!”

黑眼镜看了看手中只剩的两张牌,又看了看指着自己的三人,再看看吴二白阴沉的脸,扔掉牌默默举起手。

三人凑过去看他剩下的牌,齐齐爆粗口:“靠!剩个4和5你还想走?!”

5.

《我的老板腹黑过头了怎么办》by 黎簇_

前几天我在老板店里写作业,由于我一向都不太老实,所以坐的时候老把椅子翘起来。

那天老板看王盟很无聊,就很贴心地——叫他去打扫店里的卫生。王盟一脸无奈地拿来扫把,当他看到老板竖着大拇指面带微笑地说加油我看好你时,他的表情就更有欲哭无泪的意思了。

趁他背对着我,我翘着椅子在一边幸灾乐祸,不料他往后退了一步接着扫,这一步有点大,把我连人带椅撞到了地上。

椅子撞到地上发出的声音和我的一声哎呦卧槽引起了老板的注意,只见老板皱了皱眉,边向我走过来边说:“王盟你就不能小心点,吵着下面的人怎么办?”

王盟一听就变了脸色:“老板,咱们这是一楼啊!”

我有点惊悚,忙看向老板,看他怎么解释。

“不好意思,刚才说错了。”老板脸上没一点愧疚,还点了支烟。

“老板,以后能别这样吓我吗?”

“没吓你 ,我在吓鸭梨。”老板扶起了椅子,“你以后注意点,我这椅子很贵的。”

我在老板眼中连椅子都不如?

我正想说些什么,但老板马上接着说:“别让鸭梨随便坐。”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行,算你狠,小爷另找地儿坐!

我坐在一凳儿上,继续写作业。这时王盟终于扫完了地,开始拖地了。

他拖着拖着,一下把拖把柄戳我腰上了。我给吓了一跳,一个重心不稳,又把我摔了一个大马趴。

我哼哼着爬起来,王盟挠了挠头说:“呃……抱歉……”

老板又一次走过来,不满地对王盟说:“你怎么又把傻逼弄地上了?”

我也不满:“傻逼说谁?”

老板一脸轻蔑:“说你。”

于是我看到老板越来越黑的脸与他的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听到王盟叹了口气:“唉,鸭梨啊……”

然后就响起了一声惨叫,王盟表示几乎方圆500米内都能听到这声惨叫。

哈哈哈...次元娘已笑出腹肌>.< 想继续吃粮的小伙伴,欢迎戳左下

阅读原文

下载半次元APP,搜索

转折段子大赛

更多魔性内容等你围观哟~

半次元APP更新啦!新增了

圈子

私信

等功能,优化了各种细节样式,快来下载吧(??????)??

更多内容欢迎扫码下载半次元APP

bc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