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第 117 章(1 / 6)

莱莱特意问过了。

那幅画, 是画手自己无偿展出、供人观看、购买的。

从画展出来,少女就始终噘着嘴巴,看起来气鼓鼓的, 也不知道是谁惹了她。

赤司征十郎红色的眼睛静静从价格高昂的画作上移开,他的视线轻轻地放在身侧的少女身上。

不同于鉴赏画作时精英又挑剔的目光, 此刻他注视着少女的目光里,带着一点略微松软又闲适的打量。

就像在欣赏一件稀世之宝。

妹山莱靠坐在身边的沙发软座上,她正在无聊地玩着她自己的头发, 表情放松又出神,是很幼稚的举动。

但她大概不知道,她的手是如此纤细、漂亮,棕灰色的头发被她缠绕在指尖、又轻轻放开的那一瞬间,赤司再一次听见自己紊乱的心跳。

被身边的男朋友这样长时间不寻常的凝视着, 莱莱再迟钝也该有了反应。

少女不自然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背脊挺直,努力掩饰自己的好奇 :

“...怎么?”

赤司征十郎的视线回转,落在少女的发尾,轻笑了笑, “没什么。”

他脸色微妙的舒展开, 带着一种有些古怪的语气问 :

“是有看到什么吗?”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征十郎知道了什么吗,莱莱下意识就紧张起来。

可是, 看表情, 征十郎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问题...莱莱纠结了半天,还是没有把刚才看见幸村的画,并且画上的人是她的这种事说出来。

没什么好说的...

非要问她为什么不说的话, 应该就是因为, 征十郎不喜欢幸村同学。

很多时候, 赤司征十郎的喜恶都并不明显,他对大部分人都会表现出均等的态度,不了解他的人完全看不出少年的一丝偏好和厌恶。

同理,少年对她身边的异性也是如此,对于那些蠢蠢欲动的男生,征十郎一直秉持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向来不屑一顾...偶尔征十郎兴趣来了,也会饶有兴致地替她驱散掉某些比较扰人的追求者。

征十郎,并不把他们放在视线里。

哪怕是面对迹部景吾,征十郎都没有过任何明晃晃的敌意和不善。

但是......幸村精市是不一样的。

征十郎...很明确的不喜欢他。

明确的感受到赤司征十郎这样的喜恶,妹山莱几乎不在他面前提起幸村精市。

今天的事大概只是意外吧......不想了。

“嗯?不要发呆了。”

草莓味的冰激凌被赤司征十郎白皙的手静静地托着,安安稳稳地送到她嘴边。

但少女的关注点却不在冰激凌上。

征十郎靠太近了...

他的衬衫上有莱莱特别喜欢的香味,这是征十郎一个人独属的气息,每次征十郎靠近过来,闻到这片气息,她的心跳就会加速,身体也会眩晕、心悸。

少女顺从地张开樱色的唇。

*

不过,等回到家以后,征十郎在和爸爸谈话,女佣把一幅画搬到了楼上,莱莱诧异地回头看着身后的画。

女佣解释 : “咦?不是小姐在画廊买的吗,是赤司少爷身边的人刚刚一起送过来的。”

莫名的预感攥着莱莱的心脏,她讷讷地揭开画布。

映入眼帘的,果然是那幅她的背影。

一瞬间的惊诧、羞窘和愧疚席卷着莱莱的心。

征十郎知道了...并且,他还买下来,这样轻描淡写地送给了她。

忽略某种古怪的感觉,莱莱的心早已被懊恼和羞愧给填满。

在车上的时候征十郎就已经知道了吧,不不不,早在画廊的时候征十郎大概就已经知道了,只是他竟然不过问一句,表情如常,依旧体贴温柔地爱护着她。

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征十郎才会让人买下这幅画的呢...

总之是为了她。

也许征十郎并不像她揣测的那样讨厌幸村同学?还是说,征十郎愿意为了她,已经克服着不那么讨厌幸村同学了呢?

不管是这样的有所隐瞒,还是去枉自揣测和定义征十郎,她都太坏了。

身后有一双手握住了少女颤抖的肩膀。

是征十郎有些诧异的声音 :“莱?”

少女吚吚呜呜地扭进征十郎的怀里。

“征十郎,对不起。”

赤司的手指抚摸莱莱的脸,似乎是在确认她有没有哭,没有摸到湿润的痕迹,莱莱的眼睛也是正常的,他好像略微松了一口气。

和温柔的声音不同的,是赤司的眼睛。

他正轻怠又冷淡地看着少女身后的那幅画。

一边摸着莱莱的头发,他一边

最新小说: 我能看见凶案现场[九零刑侦] 穿成霸总文里的男保姆后,成了他小婶 和嫡姐换亲以后 被继妹抢亲之后 大美人怀了宿敌的崽儿[六零] 穿成捕头之子的科举路 带着一车物资在六零年代养爷爷 成蝶 杰森的快乐小狗 虐文女主捡到大纲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