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找上门(1 / 2)

尤依依和陆寅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机里天通大厦爆炸的新闻,主持人还报道了因为大厦事故而被发现的一系列大型非法贩卖事件,相关的企业被陆续查封,其中有很多夜间经营场所都落网了。

陆寅上班的那家酒吧也被查封了,酒吧背后的金主被捕,空出来的这段时间陆寅兴奋得一有空就往尤依依这里跑,恨不得24小时黏着她。

请假好几个月的尤依依突然用这副减肥成功的模样回去上课,着实把她的辅导员和同学们吓了一跳,大家围着她问东问西,尤依依久违地感觉到了学校里存在的温情。

“听同学们说周旎菲好久没去上课了,不知道她是不是出事了?”

尤依依担心地抓紧了身上的毯子,屋子里没空调,天气转凉以后很冷。陆寅给她加了一层厚毛毯,“你关心那个做什么?再说了,她有周家呢,轮不到我们这种城市里的小蚂蚁来操心。”

“虽然被故意抽出灵魂利用是不想原谅她,但是如果没有这一遭我也不可能认识你,而且她也确实让我体验了一回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奢侈生活。所以不管怎么说,还是会忍不住在意她的事。”

尤依依放下手里的热巧克力,这两天陆寅给她买了好多东西,他说尤依依现在的身体太瘦了,得好好养胖她。家里堆满了他给她买的零食日用品和衣服,甚至还有一些新奇的小玩具,尤依依都有一种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爹的错觉。

陆寅掐着她的脸摇了摇,他有些吃醋。尤依依看着电视机中倒塌的大厦叹了一口气:“兽人的事情果然被封锁了,现在发生这么大的意外,老巢都被爆了,居然没有一丝半点消息泄露出来,酒吧的事情也被伪装成了普通的违法交易和走私犯罪。”

她抓住陆寅的手,神色有些不安,陆寅回扣住她的手掌轻轻搓了搓:“别担心我,我没有参与他们那些黑色的交易,被害者怎么可能会入狱?”

他点了点尤依依的额头,神情无奈,像是在看一个懵懂的小朋友:“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真理和正义的,是你自己告诉我的,要相信人类。”

尤依依看了一眼电视机:“可是你们的身份一天得不到保障,兽人的地位就会多一天的危险,你也会多一天的危险。”

她眼里写满担心,陆寅捧着她的脸颊往一处挤,尤依依被挤得像条可爱的金鱼。“我有这么弱吗?虽然我脾气不差,但别忘了我可是豹子,啊嗷——”

陆寅化出两只大肉爪吓唬她,尤依依却被他哄自己的模样可爱到了,她心里一酥,伸手把他的两只爪爪按在了自己怀里。

“这其中牵扯的利益太庞大了,人类是不会轻易亮明我们的存在的,要避免引起社会恐慌。”看着满心满眼对自己宣泄喜爱之情的女孩,陆寅蹙着眉,神情有些苦涩。

尤依依掀起毛毯一把将他也罩了进来,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我陪你一起等待社会肯承认兽人的那一天。假如,我是说假如哈……”

尤依依谨慎地将声音压下来一些:“假如在我们活着的时候兽人的身份仍然没有被公开,那昂就是我一个人的小花豹!”

陆寅抱紧了她:“是你的大猫,只黏你,只蹭你,这辈子都会赖着你。尤依依,你跑不掉了!”

“啊——”

他手腕一用力,尤依依就被突然放倒,陆寅对她上下其手,痒痒挠得尤依依笑出眼泪,她踹不开陆寅,只好抓起软绵绵的抱枕砸他。

“坏蛋哈……放开我,要抽筋了哈哈哈……”

她笑得句子都串不完整,陆寅却顽皮得不肯放过她,“不放不放,老婆怎么能放手,跑了怎么办?”

笑声充斥在整个屋子里,两个人正打闹得火热,叮咚~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是你的邻居吗?”

陆寅起身问尤依依,尤依依套上拖鞋,疑惑地挠了挠脑壳:“奇怪……我家几乎不会有人过来拜访,亲戚都不走动。”

“哪位啊……”

疑惑的音节卡在喉咙里,陆寅握着门把手,惊讶地看着站在门外的周梓攸。

他穿着一件米色的大衣,裤子也是米白色的,上半身穿着毛衣,外面套了一件浅蓝色的条纹衬衫,整个人看起来温柔和煦。

“昂,是谁来了啊?”

尤依依跟了过来,她惊讶得停住脚步。陆寅皱着眉,神色不悦地看着门外的人,将尤依依往自己的身后拉了拉。

周梓攸笑眯眯地举起自己的手机,地图上的红点和绿点重合,陆寅看到重合的位置附近写着尤依依家小区的名字。

他眼睛里涌起一簇火焰:“你跟踪我?”

周梓攸瞥了一眼尤依依,他看着陆寅和女孩握在一起的手,眉心忍不住跳了跳,“话别说得这么难听,什么叫我跟踪你?是你的老板当初把你们买回来的时候就在你们身体里装了GPS,只是你们自己不知道罢了。”

他双手插兜,轻蔑地看着陆寅:“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你们可以像

最新小说: 我在阴间小区送外卖 和离后,我二嫁九皇子气哭前夫 末世:异人类 杀手弃妃,战神王爷求庇护 我靠抽卡在废土世界囤货带崽 为助师兄成神,我根本躺不平 贵女重生,二嫁权臣后杀疯了 娱乐:一首上了年纪的男人都哭了 兽医:从失业走上人生巅峰 女配修仙,仇人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