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一)(1 / 2)

三天假期很快就结束了。

一大早,林安时就接到了白安的电话,简单的听他交代了一下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林安时睡眼朦胧地挂了电话,先在床上愣了五分钟,然后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磨磨蹭蹭地开始洗漱。

十五分钟后,白安领着助理小刘、造型师小美、小杨,发型师小李风风火火地闯进了林安时的家中,将正靠在沙发上敷面膜的林安时拉了起来,像绑架一样塞进了保姆车。

训练有素的小刘助理三下五除二将林安时工作时要用的东西一一找出,然后塞进了自己随身带着的巨大背包里。

保姆车上,林安时脸上的面膜已经被拿了下来,小美、小杨、小李同时开工,在林安时光滑、细嫩的脸上捯饬着。

一旁的白安从手边拿起一杯冰美式,插上吸管,二话不说塞进了林安时的嘴里。

林安时就着他的手猛吸一口,一瞬间所有困意都没了——她早上用的牙膏是薄荷味的,配上这一口,林安时觉得自己的天灵盖都通透了。

今天上午,林安时有一个杂志封面要拍,所以必须保持着最好的状态,毕竟是五大女刊之一,状态不好是要被拉出来群嘲的。

林安时一手拿着咖啡,没有意识地咬着吸管,平静地任其他人在她脸上摆弄;另一只手则百无聊赖的刷着视频:

“号外号外!据小道消息称,新晋影后林安时要参加综艺啦!!!《营业效应》,一档结合了当下最时兴的综艺模式,既是演综又是恋综的创新型综艺!除此之外,这还是林安时出道以来第一次以常驻嘉宾的身份参加节目不知道她表现如何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小编我啊已经迫不及待看林大美女现场飙戏啦! ”

为了方便化妆,林安时没戴耳机,营销号夸张的声音随着公放喇叭传遍了整个车厢。

“呦,你刷到了啊,我刚想和你说呢。”白安听到视频的声音,从旁边探头过来,说:“这综艺基本上已经定了,今天下午就去签合同,下个月初就开始录制。虽然还没正式官宣,但节目组那边已经开始向外透漏你会参加的消息了。你也知道,这节目不是什么大班底制作的,前期招商的时候也不太理想,直到咱们这边松口要参加才有点起色;他们这么做,为的也是能再招点赞助商,顺便提前预热,给节目拉点人气。我盘算了一下,没什么大问题,也就默认随他们去了。甚至到了必要的时候,咱们这边也要和他们打打配合。”

“至于嘉宾方面,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11个常驻。六男五女,加上你一共十二个人。目前来看,属你咖位最大,到时候争个一番不成问题。”

“不过有件事我得提前跟你先交代一下。我听人说,张诗涵也要来,到时候节目一播出,肯定又有不少人比较你俩,晚些时候我先把第一期的脚本发给你,你提前做好准备,别到时候出问题。”

林安时点点头,意思自己明白了。

一旁的小刘助理却有点疑问: “张诗涵?她怎么会来?他们团队不是一直最看重制作班底的吗?我记得她经纪人之前不是还对外放过话说不是大班底不上的吗?怎么这回肯‘下凡’了?”

“呵,大制作。”造型师小美一边拿着腮红刷给林安时的脸上扫腮红,一边讽刺一笑,“是啊,她一直只上大制作,可有什么用呢?这两年,他们公司把那么多资源都砸在她身上了,每年光营销费用就好几千万,按道理来说一天八百个热搜就算捧头猪都捧红了,结果呢,不还是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

“就拿她提名华夏奖的那部《择木而栖》来说吧。拜托,丁峻晟的电影!国际知名大导演诶!结果呢?结果就是全剧组上下连导演到编剧再到灯光摄像都拿了奖,唯独女主角啥也不是。”

“就这还好意思天天碰瓷我们小林,也不知道哪来的脸。”

说完,还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看她这个态度,小刘更不解了,悄悄拉了一下白安的胳膊小声问道:“小美姐这是怎么了?平常也没见她和谁有过过节啊,怎么一提到张诗涵就炸毛了?”

白安笑了一下,故作深沉的小声说道:“可能,是因为一点私人恩怨吧。”

“私人恩怨?”

“怎么说呢,你小美姐在来咱们公司之前,恰好是在张诗涵她们公司工作的。”

“你还记不记得张诗涵之前有一套丑到‘出圈’的红毯造型,就是你小美姐做的。准确的来说,是他们说是你小美姐做的。事实情况是,你小美姐明明给她借到了两套高定,结果她硬要穿那套杂牌大粉裙,还非得把自己头发都梳起来弄了个‘大光明’。”

“我估计她是想cos迪士尼公主,顺便营销一下自己穿便宜衣服也能很好看的人设。结果把自己搞得不伦不类的,活像个淘宝模特,还是十九块九包邮那种;事后还甩锅给造型师。于是你小美姐一气之下就跳槽来这边了,这么一对比,你看小林,一动不动的,多听话啊。”

自以

最新小说: 王妃重生黑化后,把全家骨灰都扬了 流放后,福运崽崽带全家开挂种田 我在八零成首富 民间背尸笔记 做梦就变强,一不小心拯救全世界 不负前缘 寒门下堂妇 花期待伊人 独尊三界苍生 难惹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