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从口出(1 / 3)

方锐桐携薇薇安骑手套装稿入职瑞象服装的第一天,是个惠风和畅的日子。

大关系户周朴正在七楼办公室经历一场惊险的人事调动。

周朴挂着银丝边眼睛,穿着身体面的衣裳,冰雕般挂在瑞象董事长办公桌边。

“小老板名校毕业,一表人才,我早些年就盼着你到公司来,能和你这样的年轻人共事,我真是感觉司里前程大好啊。”

周朴又用那双眼睛睨了一眼,想说点什么。

他爸在后面猛咳一声,给他震住了。

对面那位何总见这二位没开口,信心增加了几番,盘算着图穷匕见的大业。

“只是来得不巧,你要是早些同意过来上班,咱们就不用花大力气去华尔街挖财务总经理了。”何总搓了搓袖子,“现在司里空缺的职位倒是也多,除了人事和财务那边满员,好几个项目都缺人,服装那边主管还休长假走了,唉。不过市场营销那边是最缺人的,我们人事这边马上可以安排小老板入职,最近项目多,成长起来也快。”

周朴闻言点了点头,回过头,斜了瘫在椅子上的他爸一眼,怕他再咳,把桌上的陶瓷杯推到他跟前。

“那就……”周朴又要说话,他爸来了一招旋风吸水,巨大的声响把何总都震住了。

周朴向来见不得人作怪,端起他爸的陶瓷杯,从左边递到右边,“啪”地一声给放在了饮水机旁边。

这下老总要发话,不满地冲周朴“啧”了一声。

何总看不懂这两父子之间的暗流涌动,瞧着这小老板的意思应该是满意他的安排,打算掺合着帮帮这年轻人。

“市场营销虽然不是小老板专业,但是上手也快,那边氛围也好,向来是……”

周老总忽然猛烈地咳了起来,周朴却完全不理睬他。

他显然尚未理解父亲妄图用一手令下属察言观色的帝王心术,为他挖下一个公司黄金萝卜坑的煞费苦心。

这年轻人两步退离了老总桌边,已然一幅要出办公室门的架势。

“不,服装部不是缺个临时主管吗。”

何总送出去的匕首挖好了一个名为“市场营销”的大坑,没料到这人一跨步躲过,直接一脚义无反顾地跳到悬崖上去了。

他几乎要反思自己是不是太不地道,或者这是一种小老板以退为进的卖惨手段?

然而公司上下此刻因为这场人事调动充满着政通人和的空气。

老总的脸色变了几变之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好像也对这个安排甚为满意。

只有何总开始了他提心吊胆的,每天堤防小老板暗算的生活。

当他领着这位一路上不动声色的爷来服装部报道见组长Vivian时,已经演练了三种关于自己被穿小鞋的自救方法。

而一无所知的Vivian一见周朴就大放厥词:“哟,何总亲自招的男模啊,现在还用不上,一个稿子都没画出来。”

何总冷汗都要掉地上了。

可周朴居然对这种风格没怎么意外。

“用得上。”周朴冷静地重申了自己的价值,“我有权催稿。”

Vivian快跪了,完全没料到这种失误居然发生在纵横职场多年的她头上,当即想用眼神将何总射杀。

她尬笑两声,人精属性觉醒,远远地走过去去问:“新主管怎么称呼?”

何总干了这么年人事也不是白干的,当即抢了话:“这位姓周。”

Vivian一看眼色就懂,霎时更崩溃了,环视一周自己的办公室,发现每一张能坐人的椅子上都堆上了衣服布料,甚至没个下脚的地方。

没办法,她眼疾手快地抽了自己的设计款塑料椅出来,往自己跟前一摆:“小周总,你先坐。”

周朴看了一眼那三条腿的细脚椅子,罕见地露出了一种别样的沉默。

“谢谢,休假的主管原先办公室在哪?”

Vivian的脸色又变了,着实很犯难。

算了,早晚是要暴露情况的。

“小周总,我们部门向来结构扁平,设计师最大,昨天新进了人,没多的工位,就安置在那里了。”

Vivian用极短的时间思考出当下的两种解决办法,一种是顶头上司坐在自己办公室给自己监工,另一种是顶头上司坐在新来的Rachel办公室给她监工。

完全不值得犹豫的选择题,她想。

她面色不忍,闭眼道:“不过那边收拾收拾,也能挤一张桌子。”

为一己私利出卖了新下属的Vivian,领着周朴来到主管办公室门口时,方锐桐正毫无知觉地打着草稿。

她只听见两声微弱的敲门声,头也没抬喊了声“进”。

“Vivian,保密合同我签好了,放在……”

方锐桐:…………

最新小说: 读心:惹她干嘛?她是箭修会开挂 芙宁娜大人,我只是个护卫 禁欲暴君灭国后,强将公主拥入怀 为了签到我成了传说中的恋爱脑 除了吃,我什么都不会[星际] 嘿,姑娘,你直播算命被官方关注 破茧成蝶,重生后总裁追妻火葬场 海贼:谁才是真正的太阳神 注意!请孤狼队友投入队长怀抱 港片:开局结拜靓坤,上位铜锣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