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毋相忘银带钩(1 / 3)

方卓英在一瞬的诧异与惊惧后,立刻冲到了方父的面前,紧紧地抓住他的双手,跪坐了下来:“爸,真的是你啊爸!”

“阿卓啊。”

方父好半晌才认出了儿子,呢喃了两句,生了眼翳的浑浊双眼逐渐多了点神采。

待得再定睛一看,一巴掌拍到了方卓英的脑门上:

“混账小子,你说你老招我魂干啥子?害我赶不上回湖平的灰机了!每回我一上灰机就招魂,你是巴不得你爸我不得好死是不是?”

一只黑色的掌印立刻显现在方卓英的脑门上,方卓英捂着痛到骨头的脑门,委屈道:“爸,你冤枉我了。我总共就招过两次魂啊,第二回还失败了。”

方父气得往别墅里指去:“你那丁零当啷的,不是在招魂是在干啥子?吵得我脑瓜子疼,只能在门口蹲着,有家都不能回!”

方卓英跟着方父指的方向探头,硬是没听出声源:“哪有声音呀?”

家里雇的阿姨,跟着老婆儿子去了另一套房子。家里只剩下他一人了,独栋别墅又不比鸽子笼,一个人住没啥人气儿,称一句“万籁俱寂”都不为过。

司白将包围着别墅的淡淡金光敲散了,方父得以在方卓英的搀扶下,走进了别墅。

众人这才看明白了,方父指的正是神龛里供奉的一座铜像。

铜像豹头环眼,铁面虬髯,一手执剑,一手提鬼,龙骧虎步,威风凛凛。

只看上一眼,方父便瑟瑟发抖地欲退回门口,亏得方卓英拉住了他。

司白问道:“你可知这尊铜像供奉的是谁?”

方卓英回答道:“神仙呀,店家说能镇宅辟邪保平安。”

朱老板补充道:“这是青铜,用料和工艺都是上层,是店里最贵的一款,方导的孝心天地可鉴!”

方父:“哼。”

朱老板:“……”

方卓英:“……”

司白:“此乃钟馗,民间称为鬼王,专司捉鬼驱邪。”

保一方家宅平安,即是除尽家宅之鬼,家鬼野鬼皆在其列。

末法时代,虽各大神像的庇佑之力锐减,但家中有小孩,或者亲人刚刚离世的家庭,不宜摆此有一定凶怖之气的神像,以免冲撞了自家人与自家鬼。

胆小体弱,精神状况不佳之人,亦是不宜将其摆放于家中。

方卓英一听,当即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我马上撤下来!”

将香火熄了,从神龛中搬出铜像,再用买回时送的红布袋,给其整个盖住。

知错就改:“对不起爸,我们家以前不信这些,我也不大懂。上店里问,老板给我推荐这个最贵的铜像,我想着庇护家宅也没错,才给买了回来。”

闹了这么个乌龙,不由得埋怨道:

“爸,你也真是的,生前挺会叨叨的一个老头,死后倒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了。有话不好好说,把你儿子我吓得够呛,还把你儿媳妇跟孙子给吓跑了。就这一个月,我都瘦了十斤了。”

但语气较之刚才轻松了许多。

“我倒是想!”方父刚想要解释,在看见方卓英的一张臭脸后,当即又给了他脑袋一巴掌,脸摆得比他还要臭,“混账小子,你干的好事,倒怪罪起你爸我来了!”

方卓英明明可以躲开的,故意后退了半步,装作没躲过,双手捂住脑袋可怜巴巴地问道:

“对了爸,你好端端的不去投胎,坐飞机回福平干嘛?我们一家早几十年前就搬来京都了,妈也葬在京都。难不成你一个孤寡老头,在老家有相好的?”

一只混迹娱乐圈的千年狐狸,在已故的家长面前,年龄减了二十岁,话里话外,竟是还透着撒娇的语气在。

跟中年发福的外貌形成巨大的反差,看得朱老板一愣一愣的。

“混账小子再胡说八道,看我不打爆你的头。”这一回,方父只是做做样子抬起了手,倒没有真打,“不是都说落叶归根吗?咱们祖籍福平省,你给我整迷路了,我不得坐灰机回去啊?”

骂骂咧咧道:“你这混账小子就是讨债鬼,每回我晕晕乎乎地上了飞机,都得给你屋里的这丁零当啷响声给搞清醒了!死了好些日子了也不下去,等下又要挨你妈的骂了!”

方卓英也发了愁,连忙问道:“司道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我把钟馗铜像撤下来了,我爸他还能赶得上投胎吗?”

司白:“头七一过,亡者若无人引渡,将会找不到归途。既供奉着钟馗,令尊便无法踏入家中,更无法给你托梦,最多控制你的记忆,让你频繁梦到其中一段。

死者滞留于人间,将会逐渐影响神智。冥界招引亡魂,从不使用现代化工具。”

也就是说,坐飞机这事,纯属方父的臆想,子虚乌有罢了。

几句话的功夫,方父便重新浑浑噩噩了起来。

要不是方卓英双手搀扶着他,非

最新小说: 王妃重生黑化后,把全家骨灰都扬了 流放后,福运崽崽带全家开挂种田 我在八零成首富 民间背尸笔记 做梦就变强,一不小心拯救全世界 不负前缘 寒门下堂妇 花期待伊人 独尊三界苍生 难惹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