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神与魔(1 / 2)

手拿长枪的蜥蜴人士兵迅速向我刺来,我迅速侧头躲过,

“小心!”电压零子满眼担忧的对我喊道,要是零子拦着估计她真的会冲上来帮我,

零果然不愧是音巢二号人物见过大风大浪,遇见这种情况居然面不改色,而且十分专注的看着这场战斗。

我躲过长枪蜥蜴人后,另一位手持战斧的同类也冲了上来也对我进行猛烈的攻击,我不敢还击,生怕伤害到电压零子她们。

我只能不断的闪避两个兽人的攻击,但因为力量没有恢复,纵使速度再快在被兵器的刃风划伤了好几处地方,

我见形式对我不利,便将它两引到了室外的花园里,

在脚落地时,我快速的观察了一下,心里暗想可以了,这地方够大。

其中一名蜥蜴兽人见我不跑了,便嘲讽道:

“你还真会跑啊,怎么不跑了?“

我挺直身板,活动了几下筋骨。

”不怕死,就来吧。“

话音刚落,拿斧头的蜥蜴兽人就朝我冲了过来,在斧头即将触碰到我笔尖的瞬间,我手中突然凝聚成一把金黄色的剑,

一剑将蜥蜴兽人斩成两段,华为烟尘。

看见这一幕,零子和电压零子都震惊了,零的表情也有些许的变化,手持长枪的蜥蜴人看见我手中的剑,顿时大惊,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语气中带有强烈的恐惧感,

"不可能,轩辕剑,明明已经。。。”

话没说完,我一个瞬移到它面前,一剑刺穿它的身体,我带有一丝玩味的语气说。

“我本来想让你回去给我个信,但我数千年前,就是因为我的优柔寡断导致的悲剧,所以对不起了。”

我将剑拔出蜥蜴人也化做成烟尘随风而去,随后我的剑也慢慢的化成金色的光尘消散开,我转头看了一眼他们三人,然后径直想走出花园,

突然间,脑子一阵剧痛,身体瞬间失去了力气倒了下去,在倒下去一瞬间,我看见电压零子那张担忧的呼唤我的脸和她眼睛的泪水。

随后,便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接一个噩梦之后我缓缓睁开眼,当模糊的视觉完全看清后,不出我所料,引入眼帘的第一个人果然是电压零子,

当她看见我醒来后,双眼开始泛起一层泪花,彷佛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她擦了擦眼睛,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关切的说道,

“你醒了!”

她紧紧握着我的手,

这时,零走了过来,他的脸上还是没有一丝表情,严肃中带有一丝关切的对我说,

“醒了就行,等你身体恢复了就好好说说你的事。此外,我还要慎重考虑一下,你和我女儿的事。”说完后,转身准备离开,我突然喊住了他,

“你认为,以你们的力量能与他们抗衡吗?”

他突然顿住,身体深吸了口气,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希望你能离开。“

我冷漠的回答道,

”我就是这么打算的!“

说完后,我起身拿上外套准备离开,此时电压零子突然拉住我的胳膊,严肃的盯着我,又看了看零,

”父亲!?”

我拍了拍电压零子的手,然后将她的手拉开,

“我离开,也是为你们好,如果那家伙在派更强的家伙过来,以我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抵挡。”

此时,在旁边一直不方便插话的零子突然发问,

“如果那段神话是真的,以你的实力不可能无法抵挡他们啊。”

我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只是看了看零,

“电压零伯父,你难道不想说点什么吗?”

零没有说话,只是径直离开房间。此时的电压零子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紧追上去挡住零,急促的说道,

“父亲,您难道没有办法吗,就不能留下他吗?”

零脸色一喊,严厉的对电压零子说道,

“放肆!”这两个字一扔,吓得电压零子身体一颤,从音巢以来父亲从来没有对她这么凶过。

零接着说道,

“现在已经不是在音巢了,所以对你放纵了一点......”电压零子对父亲还是很敬畏的,所以只是低着头想说又不敢说话,

“电压零大人,她也只是不想让心上人受到伤害,您别生气,要是换了我们或许也会这么做吧。”零子突然过来扶着电压零子顺便打圆场,

电压零子这个举动,让我们想起了几千年前的她们的其中一个,也是我亏欠的那四个人。

我走到电压零子身旁把手放在她头上,对她笑了笑,转头看向零,

“您是想测试一下我对她是怎样感情是吧?”

零听到这话眉头一皱,彷佛我早就看穿了他的内

最新小说: 朝廷鹰犬,开局满级葵花宝典! 你个假武者 蛊道天尊,我能提升炼蛊成功率 如若初识晚归冬 刻剑十三州 万道图腾 剑如夕 全小四的穿越流浪记 五行逆天灵根 第四天灾:法杖一亮,玩家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