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星星(1 / 3)

又走了一两百米,转角路口打着橙色的招牌,上面涂鸦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和年糕鱼饼,香气飘过来。

两个人站在门口,许岁正在看外面荧光板上面的菜单,目光一行一行往下移,她拄着膝盖,问赵清谏:“你想吃什么的,芝士牛肉还是海鲜?”

“欢迎光临,”服务生走过来迎客:“请问您二位是情侣吗,这周门店开业做活动,情侣二位来用餐可以打八折。”

“八折?”许岁问。

“对的,吃多少都打八折,”服务生笑眯眯的,觉得这两人可能是刚在一起不久的情侣,还有些羞涩,给两人加一把火,“而且老板说了,顾客扎双马尾可以免费领一盘肉哦~”

许岁确定了一遍:“双马尾是只能女生扎吗,这个限定性别吗?”

赵清谏好像意识到什么。

服务生也意识到了,看着赵清谏,出于职业素养努力憋住笑,但嘴唇还是抿得老高:“当然没有。”

*

过了一会儿,两个人从门口被服务生迎接进来。

服务生在前面走着,抿着嘴忍不住笑。

许岁也憋着笑,头上扎着一个双马尾。

在她们身后,赵清谏穿着克莱因蓝的短袖,肤色冷白,面无表情。

在他的脖颈和耳根交界处,两边位置,各用皮筋扎了两个小辫子。因为头发短,只是勉强扎成一撮,离成为双马尾还很远。

他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

想要情侣二人打八折的目的是实现了,没想到店老板人慷慨大方,做的活动不止一项,还可以扎双马尾赠肉。

服务生强行憋住笑,“那您二位就坐这桌,39号桌赠两盘肉,我给您记上。”

许岁坐下来,拿热水冲洗餐盘,看着对面坐着的赵清谏,没忍住笑。手扶着额头,脑袋从手掌滑到肘窝,最后干脆趴在桌子上,胳膊压在脸下笑。

过了一会儿,许岁捡起了几分同学情,安慰说:“干什么这么绷着,其实,呃,其实挺好看的。”

男生扎头发没什么,但如果这个人是赵清谏就很……奇妙。

赵清谏无奈:“你想笑就直接笑吧。”

许岁支起来身子,端着碗碟,倒了开水冲两遍,一面和他说:“我说真的,虽然……有些奇妙,但还是很好看的,我多看两遍就顺眼了。”

有那么一张高颜值俊脸顶着,什么发行都能轻松驾驭。

……只是会多看两眼罢了。

许岁收回忍不住又飘过去的视线,她把碗碟杯盏都冲了一遍,向着厨房制作间看去:“锅底还没好么?”

赵清谏自从头发扎了两个啾啾就变得很僵硬,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只能面无表情地说:“大概快了吧。”

许岁看了看他的头发,发色深黑,是那种很健康的发质,于是这两个童稚版的马尾就显得像是刚能扎头发的很小的小孩子的头发,低低地扎在脖颈和耳根的交界处,竟然显得有一种很特别的……

羞涩和青稚。

和赵大学神往日的形象截然不同。

许岁问:“你小时候读的幼儿园叫星星幼儿园?”

据说赵大学神在幼儿园就显露了卓越的天赋,勇夺桂冠,成为星星幼儿园大班的明日之星。

赵清谏显然不知道许岁隐藏的险恶用心:“是。”

许岁露出一个狼外婆般的笑容,“听说你还在幼儿园拿了明日之星?”

赵清谏回想了下,“好像是,你怎么会知道?”

当然是神通广大的校园论坛。他们连赵清清小朋友拿到明日之星的照片都有,一个穿着蓝色卫衣的小朋友,酷着脸抱着一个金黄色的星星奖杯,表情神似十几年后拿奖拿到手软的赵大学神。

许岁把满肚子坏水藏在心里,带着诱哄幼儿园大班小朋友的笑容问:“那我可以叫你赵星星喽?”

赵清谏眨了眨眼睛,睫毛又浓又长,表情难得滞住。

“赵星星?赵星星?赵星星,赵星星赵星星……”许岁在他对面不停地叫,语气像是在叫小朋友。

然后满意地看着“赵星星小朋友”耳根一点一点变红。

不远处火锅终于被端上来,许岁看了一眼服务生,没再叫赵星星了。

赵清谏松了一口气。

餐厅暖融融的,服务生把火锅端上来,又上了两个人在门口点好的配菜,蔬菜年糕鱼饼小丸子若干,最后服务生端了两盘肉放到桌上。

贴心地说:“这是咱们做活动扎双马尾的两盘肉,餐都上齐了。”

许岁瞄了一眼,赵清谏耳朵通红,甚至连脖颈都是淡粉色的。

等服务生走了,火锅里咕咚咕咚煮着年糕,许岁眼睛转了转,放下下丸子的筷子,抬头看了一眼说:“赵星星,你的皮筋快掉了。”

赵清谏忍住被这么称呼的不自在,下

最新小说: 爹爹丢下皇位跑路了 迎夏 芝麻奶油香 克制不住 何其有幸,年月并进 穿成下堂妻后我靠说书暴富 春日游 战神总以为自己是反派大boss 昔有蜜糖(综影视一念关山更新中) 半神的我捡了一只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