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有亲密关系(1 / 3)

周仲谦起身。

演唱会入口处,就有卖荧光棒的小摊贩。

周仲谦去转了一圈,不止买回了荧光棒,还有可爱的发箍、应援手环和周边。

他每个买了三份,阮明月和阮向葵给一份,另一份给自己的母亲汪潇蔓。

汪潇蔓看着这些可可爱爱的东西,有点不好意思:“我都这么大年纪了,戴这些东西不合适吧?”

“合适的阿姨,我帮你戴。”阮向葵帮着汪潇蔓戴上了发箍和手环,然后看向阮明月,“姐,你也戴啊。”

阮明月想戴拿应援手环,但搭扣扣了好几次都扣不上。

“我帮你。”周仲谦凑过来,俯身帮助阮明月。

两个人随着这个动作,距离变得很近。

远望过来,就像是亲密无间的情侣。

阮明月看着周仲谦的侧脸,脊背不自觉地挺了起来,她正紧张,另一旁的位置忽然落下一道身影。

那人落座的声音很大,椅子“吱嘎”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椅腿折了呢。

阮明月和周仲谦下意识地往边上看过去,来人竟然是段祁州。

段祁州穿着浅色的风衣,手里拿着宋寻杰的应援彩旗,倒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段总,这么巧?你也来看演唱会啊。”周仲谦主动打招呼。

段祁州转头,假装刚看到他们:“哟,周总,真是好巧,是啊,我也来看演唱会。”

“一个人?”

“是的,一个人。”

“段总真是好情趣。”周仲谦说。

段祁州笑了笑:“不及周总,带着秘书来看演唱会,情趣更好。”

这话味儿有点冲。

阮明月无声地望了段祁州一眼:“周总是和他母亲一起来看演唱会的,不是和我。”

段祁州往边上看了一眼,果然,隔着两个位置,阮向葵身边坐着一个和周仲谦长得很像的妇人。

他的面色舒缓了些,“周总真是孝顺。”

周仲谦笑而不语,虽然他不知道阮明月和段祁州之间具体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男人的第六感告诉他,段祁州对阮明月似乎有着别样的情感。

演唱会很快开始。

宋寻杰今天的状态非常好,在舞台上又唱又跳,惹得台下的粉丝阵阵尖叫,而VIP座位席,沸腾的只有阮向葵。

汪潇蔓是年纪大了,有些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而阮明月,则是因为被夹在段祁州和周仲谦中间,他们两个大总裁像两座沉稳的大山岿然不动,她根本嗨不起来。

演唱会的后半段,起风了,气温有点冷。

“阿嚏!”阮明月穿的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周仲谦扭头看向她,柔声问:“冷吗?”

阮明月还没回答,另一侧的段祁州已经把他的风衣外套扔了过来。

“穿上吧。”段祁州说。

风衣上有段祁州的体温,阮明月并不想穿。

“不用了,我不冷。”她把风衣还回去。

“风大了。”

“我真的不冷。”

段祁州才不管,他直接起身,将风衣披到了她的肩上。

“你干嘛……”

“周总看着呢,你是不是想冻坏了明天不去上班?”

“我没有。”

“那就穿上,你如今是周总的左膀右臂,你不能生病,是不是周总?”

周仲谦听着他们一来一回的说话,心里那种预感越发强烈。

“段总一番好意,阮秘书就披着吧,起风了,的确很冷。”周仲谦说。

阮明月还想拒绝,现场的观众席忽然集体发出尖叫。

“啊!!!”

阮明月被吓了一跳,她下意识地往后看了一眼,发现观众席的粉丝都盯着舞台,热情地挥舞着荧光棒。

舞台上,宋寻杰刚唱完一首歌下台,这会儿登台的是宋寻杰的父亲。

“接下来呢,让我们邀请宋叔叔为我们带来一首《心肝》,众所周知,这首歌,是宋叔叔唱给自己的小女儿的,来,按照以往惯例,我们先请宋叔叔讲一讲这首歌的渊源。”

宋寻杰的父亲宋林是个高大帅气的男人,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但身材管理做得很好,没有啤酒肚,也没有中年发福,依然高高瘦瘦,自带一股儒雅的风范。

“大家好,我是寻杰的父亲宋林,很感谢大家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听寻杰的演唱会,谢谢大家对寻杰的支持,关注寻杰的朋友应该都知道,寻杰除了有个大姐之外,他还有一个二姐,二姐一周岁的时候,因为保姆看管不力,被人贩子抱走了,这么多年,我和寻杰的妈妈一直都在全国各地寻找我们的二女儿,这首《心肝》是寻杰以我和他妈妈的视角写的歌,无论他去哪里开演唱会,我都会上台演唱,希望听到这首歌的粉丝朋友

最新小说: 隐世小侯爷:公主奉旨倒追可还行 神亡禁曲 半夏花开半夏殇 秦武桓帝 我以奥术登临神座 盗墓:我成了新月饭店的小少爷 顶流女明星与她的年下弟弟 当仙皇回归都市有了两个女儿后 源起寰宇 顶级溺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