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活埋案(1 / 2)

骆爷坦诚道:“见过。”

陈韶追问:“什么时候?”

“具体的时间忘记了,”骆爷答道,“但见过他三次,三次他都在捡鹅卵石。小人以为他是捡回去砌院子用,就没有多理会。”

陈韶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史兴两任夫人都被高汉等人霸占的事,你知不知道?”

骆爷老实道:“知道。小人还找过他,想与他联手报仇雪恨。他好歹是太学的夫子,肯定比小人能打听到更多的消息,但这个人实在是活该被人欺凌。小人喉咙都快说冒烟了,他始终就那一句被高汉和罗正新他们知道,会将他撵出太学。后来小人还想说服他,暗地里跟踪他后才发现他不是害怕,而是他在外面也有一个家,就是石牌楼七弯巷那个胡立兰。”

陈韶质问:“你既然知道这些,当初他被抓捕后,我在搜查证据时,为何隐瞒不报?”

骆爷磕头:“不是小人隐瞒不报,是小人害怕。当初那位李大人查连环杀人案的时候,也很尽心尽力。但元和十四年初,小人还不知道夫人已经过世,怕暴露身份后,朱四爷一怒之下毒杀她们,便花了十两银子托付他人带着朱家作恶的证据向李大人报官,结果李大人拿着那些证据,以诬告罪将替小人报官的人给打死了。大人刚来洪源郡的时候,小人出于对陈国公府的敬重,也曾想过携证据前来报官,但岑元志揭发役员需要自己花钱租借衣裳鞋子一事,大人同样未曾理会,小人才不得不歇了心思。”

“公子哪有不理会?”蝉衣忍不住辩解,“公子只是想要先查连环杀人案,再来查这些贪赃枉法之事而已。”

骆爷干脆地认错道:“是小人以小人之心度大人之腹,还请大人见谅。”

她当时急于抓到连环杀人案的凶手,的确没有把这些事关底层役员利益的事放在心上,这是她的错。陈韶默然记下这件事后,继续问道:“这次又为何不怕了?”

骆爷坦诚道:“大人砍了罗正新的头,大人跟李大人他们不一样。”

“既然知道我不一样,那你应该明白,你即便是为救妻女,但你拐卖少年、少女和指使他人出卖姐妹的事实也存在,”陈韶并不尽信他的话,因而对他的恭维并不受用,“所以,就算朱家作恶的证据确凿,你也一样会被砍头。”

骆爷从容道:“小人知道。只要能报仇雪恨,就算是凌迟,小人也心甘情愿。”

“既然如此,”陈韶冷然道,“那就把你藏证据的位置如实说出来。”

骆爷立刻说了。

陈韶看向傅九,“刘德明他爹还在小厨房吗?”

傅九点头。

陈韶吩咐:“你换身衣裳,再带两个羽林卫跟着他一起回去,晚上去将那些证据取了,明日还跟今日一样,收些鸡、鸭之类的充作掩护带回来。”

看着他去后,陈韶收回目光,又接着问道:“你认识五儿?”

“五……大人说的可是先前那位姑娘?”骆爷问。

陈韶道:“就是她。”

“她改名字了,”骆爷感慨,“她终究是把自己给卖了。她以前的名字叫陶珍,是大树村的人。她有两个很了不起的哥哥,如果不是遭了文四公子的毒害,恐怕都能考中进士。小人也是到大树村那边收集文家作恶的证据时,正好撞见文四公子的人在抢夺她二哥。小人不敢露面,但在那边多留了几日,算是目睹了她爹娘告官,文四公子的人将她大哥、二哥打死扔回来,随后又打断她爹娘的全部过程。

“小人还暗中给过她几两银子,让她拿去给她爹娘治伤呢。可惜文四公子的人下手太毒,她爹娘终究是没有扛过去。后来,小人做梦也没有想过,她会主动找上小人,要让小人将她卖到文家去。以她的姿色,真要进了那几个园子,下场恐怕会很凄惨。”

骆爷不认识全书玉,自然不知道全书玉也在东厢房。将他所听来的全书玉的事,原原本本地讲述一遍后,说道:“县衙小姐尚且如此,她只会更惨。是以,小人便拒绝了她,还劝她莫要痴心妄想。谁知道她还是……不过看到她还活着,真是一件幸事。”

陈韶抓住他话里的重点:“除了她家以外,文家还在大树村做过什么恶?”

“文家在大树村那边有个庄子,但庄子上有过半的田地都不怎么样,”骆爷说道,“为了让那些田地变成良田,文家就想了个法子,拿那些贫地去跟周围几个村子里的良田交换。为了让所有村民都老实地跟他们交换,他们头一个就挑了大石村的村正。村正肯定不愿意跟他们交换,他们就将村正一家活埋了,以此杀鸡儆猴。他们也确实达到了目的。”

陈韶不敢确定地问道:“活埋?”

骆爷点头:“是,活埋。”

李天流不用吩咐,已经飞快地备马车去了。陈韶起身,边往外走边道:“去将五儿带过来,立刻出发去大树村!”

听说现在就要去大树村查她家的案子,五儿激动地跪到地上给陈韶猛磕了三个头后,才

最新小说: 顶级溺宠 隐世小侯爷:公主奉旨倒追可还行 顶流女明星与她的年下弟弟 神亡禁曲 半夏花开半夏殇 我以奥术登临神座 盗墓:我成了新月饭店的小少爷 执掌深渊,从见习神官开始 当仙皇回归都市有了两个女儿后 三国:吾乃西凉统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