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本王听着反胃(1 / 2)

谢煜的一句话又成功将众人的目光引到杨婉晴身上,杨婉晴脚步顿住,脑中轰的一下慌乱了一下。

谢煜顶着一张没什么表情的冰块脸,凌厉的眼神落在杨婉晴身上,像是能直击人的心底。

眼神太过强势和霸道,杨婉晴一度怀疑自己做的小动作被人尽收眼底。

不过转瞬间她便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佯装惊讶地开口;“殿下您说什么?夏姐姐的马曾受惊癫狂?

殿下该不会是怀疑是臣女做的手脚吧?殿下,臣女冤枉,就是给臣女十个胆子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伤害夏姐姐。”

杨婉晴稳住心神,强装镇定地为自己辩护,言语间尽显娇柔还带着一丝委屈。

“是不是你一查便知!”谢煜眉头微皱,“不要用这种做作又矫情的语气同本王说话,本王听着反胃。

好好的人正常说话都不会吗?这么端着你不累?还是说嘤嘤嘤的学鸟叫自我感觉很悦耳?可你又没黄鹂那清脆的嗓子。”

谢煜是丝毫面子都没给杨婉晴留,一点没把她当做十几岁的小姑娘看待。

夏云锦震惊地看着谢煜,眼睛瞪得老大,要不是受限制,她还想将眼睛瞪大些。

她这未婚夫这么嘴毒的吗?

毒的她很喜欢!

杨婉晴被谢煜说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真想拿帕子捂着嘴一扭身哭着跑开。

然而,她不敢!

感受到周围人落在自己身上或嘲笑或鄙夷的目光,杨婉晴死死地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眼里的泪落下来。

殿下他?怎么能这般不给她面子?

好歹她也是兵部尚书的嫡孙女,是官宦家的闺女。

这以后还让她怎么出门见人?

府里的那些庶女得知后怕是也少不了嘲笑她,杨婉晴整个人像被冰块冻住,从头凉到脚。

噗嗤……

沈如意没忍住笑出了声,挑衅地看了杨婉晴一眼。

“杨小姐,殿下指出你身上的缺点,激励你以后变得更好,你还不赶快谢谢殿下。能得凌王殿下指点,杨小姐真是幸运,造化不浅!”

该,让你装!

这下好了,被凌王殿下当众下脸面,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夹着嗓子说话。

杨婉晴隐忍得眼眶通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长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的嫩肉中。

开口时她的声音微微颤抖,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多谢凌王殿下的指点,婉晴定当铭记在心,日后努力改正。”

忍着巨大的屈辱,杨婉晴给谢煜道谢,憎恨夏云锦的同时,连带着沈如意也一起恨上了。

“常松,去检查一下黑马身上可有何不妥,尤其是有无针眼或什么其他不该有的东西?”

常松领命去检查黑马。

杨婉晴紧张的手里抓着帕子,那么小的针眼应该不会被发现。

“常松,检查左后腿的上方。”此时,夏云锦开口了,“当时杨小姐甩鞭时曾不小心打中黑马。”

骑马时,杨婉晴占的夏云锦左边的位置,自然是要检查那个位置。

杨婉晴心中一紧,全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怎么可能?

当时的情况夏云锦怎么还能知道她的马鞭甩到黑马身上?

一定是她瞎猜的!

找不到,找不到的,杨婉晴不断在心里告诫自己,那么小点的针眼,一定不会找到。

此时太阳已经爬上高空,火热的阳光照下来,杨婉晴额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杨小姐,你很热?还是担忧自己做的事被人发现?”夏云锦挑眉看着杨婉晴。

杨婉晴拿着帕子胡乱擦了一下额头,“什么都没做我怕什么?”

常松一点点翻开黑马的皮毛检查,很快在黑马的左屁股上方看到一个比芝麻粒还小的针眼。

“殿下,找到了,黑马的确被人偷袭过!”常松用手捋开鬃毛,让人查看。

沈立顿时长舒一口气,当即让马场里的兽医前去检查针孔上是否还有其他异常。

兽医不敢怠慢一点,使出平生所学,集中精力就差将鼻子怼在那比马毛粗不了多少的针眼上。

片刻后,兽医心里有了判断,“殿下,东家,小的确定扎在马身上的针用了能让马癫狂的烈药。

幸而夏小姐命大又马技精湛,若是换成别人说不定就会被甩下马背,不死也要重伤!”

众人听后嘴里都发出嘶嘶的抽气声,这人可真歹毒。

又同时庆幸不是自己的马,若是自己遇到这事,可没有夏云锦这高超的骑马技术。

兽医顿了顿继续说道:“殿下,马场的马牵出马厩之前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小的确定这马是在牵出马厩不久被人下药的。”

一时间,那些似有若无的眼神又落在杨婉晴身上,目前就她的嫌疑最大。

最新小说: 禁欲暴君灭国后,强将公主拥入怀 除了吃,我什么都不会[星际] 为了签到我成了传说中的恋爱脑 读心:惹她干嘛?她是箭修会开挂 海贼:谁才是真正的太阳神 港片:开局结拜靓坤,上位铜锣湾 注意!请孤狼队友投入队长怀抱 嘿,姑娘,你直播算命被官方关注 芙宁娜大人,我只是个护卫 破茧成蝶,重生后总裁追妻火葬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