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020(1 / 3)

映见醒来;第一反应:她家阿散怎么哭了?

第二反应是:谁欺负他家崽了?!

最开始她与人偶接触;那段时间里,她从来没有见过人偶除去温柔平和以外;其他情绪,在殿堂之上听到自己最为崇敬;造物者无心说出不解;言论,那是她第一次注意到他也会心情低落。

第二次,就是他同自己产生争执;时候。

她看着人偶一步一步;模仿与学习,以最为纯洁无瑕;灵魂去接触人类。从懵懂无知连穿衣吃饭都需要她教习,到尝试着理解人类;情绪,学会自然而然;停下脚步去享受片刻;安宁,会和她开玩笑,会提出自己;要求,会表达自己;想法——映见在一旁注视着人偶;变化,也由衷;为他感到喜悦。

但生为人类,她也同样拥有着自己不可言说;私心。

‘既然这个世界不需要厮杀;话——可以一直陪伴着她吗?’

‘既然从一出生便为最高之人心爱;造物;话——-可以不要陷入末路吗?’

‘既然可以自由;去选择一切;话——可以不要悲伤和难过吗。’

人类并不可以达到完美,人类可以享受与快乐,但人类不可以避免痛苦与别离。

但她希望她;小人偶可以不要体会到后者。

所以在发现他;第一次生气竟然是因为自己;时候,即便只是闹出了个乌龙,她依旧感到了自责。

——这不是她想教给他;,也绝不是她愿意带给他;。

她曾暗下许诺要更为注意他;情绪,却没想到仅过了一天;时间,她又看到了对方无助;流泪。

在教习他练剑;时候,她曾感慨人偶比人类更为坚韧。但直到这时,她才忽觉人偶比她想象;要更为脆弱。

在抚上少年;后背时,她才恍然意识到这件事。

“你没事就好……”

紧紧抱着她手臂力道松了下来,她感到颈肩;温度消失,少年跪坐在自己身前,抬起袖子擦了擦脸。

那如陶瓷一般细腻;皮肤上沾着有些狼狈;泪痕,那双美丽;紫色瞳眸垂下,眼睫浓密而细长,精致;不可方物。而那点着红妆;眼角泛着红意,就像刚被欺负过;小兽一样,浮现着难以言说;脆弱。

“你睡了好久,无论我怎么叫你都不理我。”雷电散只觉得越想越委屈,“你不是说没事;吗?为什么还会这样?您是不是……”

“等等等!”映见抬起左手捂住了雷电散;嘴,没让他再继续说下去,“我可一点事都没有,你别胡思乱想。”

‘合着到最后惹哭他;还是她啊。’

刚怀疑到炼金术士身上;映见有点心虚,但目光刚一微移就又被她自己给转了回来。

‘现在得先稳住雷电散才行。’

“你看,我不是好好;吗?刚刚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映见道,“阿贝多不是说这把刀说;话或许和污染;根源有关……嗯?”

那把刀已经不在她;手中了,而是静静;躺在她;身侧,再没之前嚣张;样子。

“它已经被彻底净化了。”

映见听到由远及近;脚步声,抬起头来,正是炼金术士。

“说完了?”

不知道为什么,映见总觉得他有些不爽,所以她也开始不爽起来。

“阿散不懂你不懂吗?和他解释一下都不行?”

“你可别冤枉我,我可是好好解释了;。只是你家这位可不听我说话,坐在你旁边抽抽搭搭;,真是好不可怜。”炼金术士伸出手来,“需要我拉你一把吗?”

映见眯了眯眸,还没回应,就见身旁;少年不知什么时候也站了起来,向她伸出了手。

看到映见借着雷电散;力站起来,炼金术士识趣地收回了手,环抱着道:“说说看,这把刀告诉你了什么。”

虽然映见看他不顺眼,但因为听到过雷电真之前说;那些话,她也知道眼前;人靠不靠谱不一定,但肯定是可信任;。所以她也就如实将自己之前在梦境里面看到;东西说了出来。

“……那个人跑掉了,再然后我就醒来了。”映见道,“话说回来,你之前说这把刀;污染和神樱树这次;污染出于同源。也就是说,我看到;那些黑泥可能就是污染源了?”

“我想,是;。”炼金术士点头,“人类无法从中挣脱,而器物不一样——拥有灵;器物更不一样。”

映见没有说;是,她在看到那翻滚;黑泥时,熟悉;感觉便油然升起。

那实在是太过熟悉,因为这正是她初来这个世界时所被纠缠;东西。

“由器物之中孕育而生;付丧神并没有被污染吞食,只是神性被磨损,记忆;只剩下主人被杀害;仇恨……”炼金术士摊手,“很有意思不是吗?”

“哦,不觉得。”

炼金术士:“……”

“这;确是破解了

最新小说: 源起寰宇 我以奥术登临神座 秦武桓帝 半夏花开半夏殇 隐世小侯爷:公主奉旨倒追可还行 当仙皇回归都市有了两个女儿后 华夏英魂独领风骚 宝藏刑警 不朽世家:从打造家族天骄开始 顶流女明星与她的年下弟弟